您的位置  首页 >> 师生家园 >> 教师文集 >> 正文
梨园情思
[来源:本站 | 作者:王业虎 | 日期:2019年9月11日 | 浏览66 次] 字体:[ ]

 老家的后面,有一片古老的梨园。几百株百岁梨树却以苍劲有力的虬枝,蓬勃如盖的冠顶向人们展示着那些泛着绿光的文物无法比拟的生机。

  梨园是儿时的乐园。搭叶扣枝如硕大的碧毯摇曳在碧水蓝天之间。吸引着大自然的生灵们徘徊留恋。虫类、鸟类、畜类在林中穿梭嬉戏。春天,有一种全身闪着墨绿光泽的小金龟子躲在树缝里产卵,我们用小小的草芽轻戳它撩它,不一会儿,它被激怒了,扇动着鞘翅,紧紧地抓着嫩草不放。一天后,它们就如被驯服的烈马,乖乖听从指挥了。伙伴们将自己的战利品从瓶中放出来,让它们在光滑的桌面上爬行。我们像赛马场上的观众,大喊加油助威,焦急地等待这些连蜗牛速度都不如的甲虫们一决胜负,以能得到对方下的糖果赌注。这是何等刺激啊!小小的胸膛被兴奋的热血填的满满的!

野鸽子遍地都是,它美丽,温顺,带着满眸的清纯,像绅士一样频频点头示意。家乡人都相信这样的传说,野鸽子原是一位孝媳慈母,为了拯救被流寇抓去的婆婆和孩子,化作野鸽在林中日夜搜寻。我相信这是真的。有一次,邻家的小男孩恶作剧,将待飞的小野鸽的腿用细细的棉绳紧紧的系在了树干上。那几天,总能看到这样的情景;小野鸽子不断拍打着翅膀试着飞翔,父母轮流在同一处叼着线。几天后,小野鸽子挣脱了绳子的束缚,和父母一起飞入了丛林。原来野鸽父母用自己的唾液浸湿了线,让棉线渐渐失去了韧性而断裂!

多么聪明伟大的慈鸟啊!

树下肆意地生长着被称作哨子的植物,它如永远快乐的顽童,风沙雨露阻止不住它们蔓延的脚步,一枝长成千万头绪,一层变成多层地相互的叠加。碧翠的碎叶在风中摇摆着,引来了以它为食的野兔们。每次去园中玩耍,脚踏如茵绿哨,稍用力,制造响动,便会有兔儿从附近,甚至从脚边窜出逃离。微黄的身躯,白色的腿毛,转瞬即无的身姿似划过天边的流星。

梨园是打开我们视野的一扇窗,透过它,大自然的神奇妩媚无时不撩动着颗颗砰然跳动的心!万物犹如万花筒不断涌入生活,让我们真切地体验着生命的深味。

乐在梨园,享受亦在梨园!

鹅梨泛青的表面有着抹抹深红的装点。成熟时,如爆裂的米花,但它的裂口常常在夜间或雨后发生,在人们知晓时,已从树上落下,砸在了地面,溅碎一地。所以,我们吃到的带有蜂蜜味的鹅梨,往往是它的残躯。它如娇小易碎的彩泡,一旦破碎,醉人的美味也坚持不了多久,那嫩如豆腐的果肉随之变黄变味。它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。取而代之的是名扬大江南北的酥梨。

酥梨在安徽叫砀山梨。成熟时,圆圆的身躯,焦黄的皮质,整个儿就是天然的甜汁,一口咬下去,得赶紧吮吸,否则汁液立刻如漏水的水笼头,不断下滴。每逢秋高气爽之际,古老的酥梨树将浑圆的果实摆在阳光底下,让它们尽情吸收大自然阳光雨露的精气。树叶啦啦的唱着欢乐的歌,招引着南来北往的客商。现存的老梨树大都是酥梨了,近二百株的,粗实地几个人才能合抱过来。那高高翘起的枝头,远远越过了护佑在它们周围的刺槐。

外出求学,工作,结婚生子,可无论身在何处,对梨园那份深深的情思始终如陈年酒酿般纯香。

今年清明,回乡祭祖,一条几米宽的水泥路蜿蜒着伸向梨园深处。梨花开得正艳,清淡的香气顺着柔风流向四周。黑黝黝的树干仍肆意的张裂着斑驳的深口,水泥路在树间穿行着,如交错的平铺水巷。右角,是七棵粗壮相拥的“七君子”。它们根深错节,相互照应,蓬勃的树势早已难分你我。百年来,它们就这样傲然挺立于乡间,又何能以“君子”一词能概括的了?细想,古梨历经百年的风霜雪雨仍如巨人屹立,可谓坚强之至;每年,必产滋润可口的果实,甘美着人们的生活,可谓奉献之至;在它们身上,鸟儿落,虫儿息,可谓包容之至······

清水碧野,风过云往,梨园载着幽幽情思,伴着一代又一代厚朴的人们。在静好的时光里,尽是浸润每个细胞的温暖。


责任编辑:hadfsy

相关文章

  • ·没有相关文章

相关专题

  • ·专题1信息无
  • ·专题2信息无
更多..·相关评论
    ·暂无相关评论
用户名: 游客: 电子邮件: 游客: 验证码:
评论内容:(100字以内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