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  首页 >> 师生家园 >> 教师文集 >> 正文
贝壳花的心
[来源:本站 | 作者:王业虎 初一语文老师 | 日期:2017年6月25日 | 浏览1090 次] 字体:[ ]
请点击图标下载浏览:

附件

贝壳花的心

父亲生病了,但还叮嘱母亲不要告诉远在百里之外的我,因为怕我工作时担心他的病情。还是姐姐偷偷地通知了我,我才想起两个月前父亲那突然黄瘦的脸庞。

这是父亲典型的性格,无论什么事情总先为我们着想。他自己,能瞒则瞒。记得小的时候,有一次,父亲到邻县开会,餐桌上有一盘山楂糕,他觉得是很少吃到的美味,便在会后找了好几个市场,买了一大盘山楂糕带了回来。当时,交通不发达,等车子颠簸到家门口时,山楂糕已经支离破碎。虽然没有父亲形容的那般美味,但是我们仍然吃得热血沸腾,嘴角流甜,因为那里有着父亲浓浓的爱。

在外人的眼里,父亲是粗犷之人,只有我们做子女最清楚,他的感情很细腻。买山楂糕只是其中一件事情。不管他到什么地方,无论做什么事情,他都要带一些好东西回来给我们,所以我的童年时代,父亲出差回来,总是我最快乐的时候。

他对母亲也非常体贴,在记忆了,家中一天三顿的饭菜,总是父亲从街上带回,买卖方面从来没有让母亲操心过。一位从旧社会中走出的人,能有这样的心境,确实是很难得的。

父亲对我的影响很深。他几岁丧母,几十年来,受过不少的挫折和苦难,但我从没有听到过他抱怨过,总是一派乐呵呵的样子,再大的困难也不皱一下眉头,他常说:“生活中,困难是有的,但总有解决的办法。”这一点深深地影响了我,我的乐观和内心的平静大部分得自父亲的身教。

他的性格让他成为了一位温暖如火的人,在他的眼里,未来是充满希望的,明天总比今天好的。他还是一位风趣幽默的人,遇到烦心事的乡邻总喜欢向他诉说,却总被他引逗的开怀大笑,带着释解的快乐离开。他从不把痛苦带给别人,即使在病入膏肓时,仍微笑着对待每一个来看他的人,那是他用顽强的意志掩盖着他的病痛做出的。

小时候,父亲常常带我和哥哥到果树林里劳动,以启迪我们的智慧。例如冬天给果树剪枝时,父亲认真地教我们怎样辨别花芽,怎样去留果枝。“树和人一样,负重过多就难以走远。”“人也该常想心上的杂枝是什么,及时清除,才能稳健。”“向阳的果实最甜,因为它吸收着阳光雨露。人也应该有宽阔的胸怀接纳万物。”十几年后,到好友家做客,我手执剪刀,很熟练地将他家门前的几株果树进行了修剪,获得了一片赞许之声。可见父亲当初对我的影响之大。

父亲是学园艺的,他常用朴素园艺知识教育着我。我做了老师之后,他常说“做老师和养花养草是一样的,必须精细才能有收获。你的教学万不可马虎了事。花草让你养得萎靡了,会让你良心受到谴责。同样,因为的不敬业而耽误了孩子的前程。你会背上一辈子的良心枷锁。”父亲的话中含有至理。他很少写文章,但每次都能一语中的,意味深长。

曾有一段时间,我非常羡慕那些发达显贵出手阔绰的同学。竟产生了离职的念头,我将打算告诉了父亲。他笑着说:“我也曾有过这样的念头,但最终放弃了。花草树木是大自然重要组成部分,我和它们打交道,了解它们的世界,这是很高尚的事业,每次看到人们徘徊在红花绿树之间时,我就有了无上的自豪感。同样,老师给人以知识,启迪孩子们怎样做人,不也是很神圣的事业吗!我常在朋友前炫耀,我的小儿子是老师。将来一定会桃李满天下的!”一番话让我汗颜,从此断绝了其它念想。我常想:我的一辈子能像父亲一样,利他无我,终日含笑劳作。我常反躬自省。

我们常说父亲是劳碌的命,一辈子闲不下来。做了手术后,还街前街后的跑。不肯停下来休息。路边的花丛,意杨林中,无不留有他的身影。他是那种有福不肯同享,有难愿意同当的人。

他身强体壮,力气很大,双手拎着一百多斤的东西像拎一只小鸡一样,几里路走下来,面不改色心不跳。可也就是这样的身体害了他,他饮酒总是不知节制,一日三餐前必先喝上几十盅。就这样他的身体垮了。在六十岁之前,父亲从未进过医院,大寒的冬季,用勺子砸开水缸上层的冰面,喝冰水也从未出现过问题。六十岁时,我们开始担心他的身体了,看父亲一天天消瘦下去,真令人心痛难言。

我常觉得自己是一位幸福的人,这种幸福是因为我的童年时代有好的双亲和家庭;青年时代有好的兄弟朋友;现在有好的妻子和儿女。我对自己的成长抱有感恩之心,当然,这里面最重要的原因来自于父亲,他给了我一个乐观、关怀、善良的人生观。

我给父亲的实在是太少了,甚至在他临终时,也未陪伴在他的身边。

七年前的五月,父亲溘然离世。

五月不远,姹紫嫣红,蝶舞莺飞。只可惜这一切,变成断线的思念。

吹动的情绪,是眼泪在瞬间的流淌。你远去的背影,定格在我的记忆里。

吹动的情绪,仍旧是我模糊的童年。拉着你的手,在满是落叶的树林里打滚。

吹动的情绪,打在身体,刺骨的寒冷。肃杀的世界,在黑暗中已找不到你······

一首<《怀念父亲》读得我心如刀割,涕泣如雨。

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孝而亲不待”,每逢清明,站在父亲的墓前,季羡林在耄耋之年思念双亲的苦楚溢满了我的胸怀。坟头,几丛贝壳花正盛开着,那形似双手合拢的紫色花朵,好似在做虔诚的祈祷。每一朵花心中,都矗立着一枝乳白色的花蕊,无论风沙雨露,它始终如一的直立着,就如父亲的开朗、乐观、善良和坚强。

我将贝壳花的种子带回家种在了阳台上,它依旧长得十分茂盛。每次看到花朵合十祈祷的样子,我也会双手合十,祈愿父亲住在天堂最美丽的地方,也祈愿我们父子有重逢之时。


责任编辑:网络部
上一篇:清明征文
下一篇:老表

相关文章

  • ·没有相关文章

相关专题

  • ·专题1信息无
  • ·专题2信息无
更多..·相关评论
    ·暂无相关评论
用户名: 游客: 电子邮件: 游客: 验证码:
评论内容:(100字以内)